<pre id="oidav"><strong id="oidav"><xmp id="oidav"></xmp></strong></pre>

<object id="oidav"></object>
  • <li id="oidav"><ruby id="oidav"></ruby></li>
  • <p id="oidav"></p>

  • 盤點保險行業上半年四大變化,發展脈絡越來越清晰了!

    2022-08-03 09:17
    作者:保觀
    來源:保觀

    近日,2022年保險業半年成績單出爐!

     

    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全行業原保費收入28481.4億元,按可比口徑同比增長5.1%;共計賠付支出7767.86億元,按可比口徑同比增長3.14%。

     

    其中,人身險公司原保費收入20447.83億元,按可比口徑同比增長3.5%;財險公司原保費收入8033.56億元,按可比口徑同比增長9.40%。

     

    5家壽險公司上半年實現原保費收入1.03萬億元,同比增長0.77%。中國人壽、平安人壽、太保壽險、新華保險、人保壽險同比增速分別為-0.66%、-2.51%、5.43%、1.96%、12.33%。

     

    財險方面,今年上半年,財險公司原保費收入8033.56億元,按可比口徑同比增長9.40%。三大上市財險公司車險增速持續回暖,上半年保費平均增速達10.35%。其中,人保財險實現保費收入2766.71億元,同比增長9.87%;平安財險實現保費收入1467.92億元,同比增長10.11%;太保產險實現保費收入918.26億元,同比增長12.25%。

     

    從保費收入來看,財險在去年基數較低、車險綜改影響減弱等因素下,較快速度走出了困境,但大家更為關注的人身險這邊則是持續保持低迷,保費拐點遲遲未現。

     

    所以當我們正式開始做半年盤點時,會發現其實保險行業的2022年整個上半年最關鍵的一個詞語還是“難”,開單難、增員難、轉型難,但除了難,我們還是為大家整理出了一些重要的關鍵詞,來概述整個保險行業上半年發生的變化。


    1

    人變:高管變、代理人變

     

    2022年上半年,保險業迎來高管密集調整,至少有20家保險公司的董事長或總經理職位發生變動。

     

    在上市保險公司中,中國平安、中國人保、中國太保、中國人壽等公司總部及其子公司相繼出現人事變動。

     

    具體來看,平安產險總經理史良洵任職資格獲批,史良洵任職資格獲批之前,平安產險總經理職務由董事長孫建平兼任。而在當時,孫建平“身兼三職”,任公司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兼總經理,全面負責產險公司運作,可謂平安產險的“靈魂人物”;人保這邊,人保集團黨委委員、副總裁肖建友兼任人保壽險黨委書記、執行董事、總裁,不再兼任人保壽險董事長,為企業內部的人事變動;國壽則是趙鵬正式接棒蘇恒軒出任國壽股份總裁,這家國內最大的壽險公司也迎來了換將,蘇恒軒于2018年接任國壽總裁職務,此次卸任也屬于國壽正常的高層更迭四年一頻度的節奏。此外,平安人壽董事長楊錚、太平財險董事長尹兆君、平安資管董事長黃勇獲高管任職資格。

     

    “70后”逐漸成為保險行業管理層的中堅力量。如海保人壽董事長趙樹華、永安財險董事長常磊、同方全球人壽總經理朱慶國等,前面提到的國壽新總裁趙鵬也是一名“70后”。


    同時,高管變動顯示出非常明顯的“大公司內部選拔人才,中小公司外部選賢任能”的規律。大公司具有完善的人才培養體系,履新高管多從內部選拔。其中史良洵、楊錚、黃勇皆是在中國平安打拼多年,而趙鵬則是在2020年調任中國農業發展銀行并出任副行長職務之前,已經在國壽工作了25年之久;中小公司多從外部吸納人才,和諧健康董事長趙建新和總經理沈喆颋分別來自長城人壽和復星聯合健康。


    微信圖片_20220803094349


    在保險行業改革的大背景下,代理人隊伍的發展模式也出現了變化,“優增”、“代理人精英化”成為行業發展大趨勢。

     

    在疫情反復、產品線上化、宏觀經濟下行等因素影響下,過去兩年行業代理人規模下降的很快,保險公司也逐漸意識到,代理人的下滑已經成為了無法扭轉的趨勢,未來大概率出現L型模式,即經歷了大幅度的下滑后,代理人數量開始企穩,并在一個較小的區間內震蕩。

     

    在這樣的背景下,保司在繼續努力控制代理人隊伍下滑速度的基礎上,開始專注于做好存量代理人的優化工作,在增員時也主動把控代理人素質。

     

    其中,2022年二季度,新華保險正式實施“老城改造”項目——“優計劃”,開展首批試點機構推動工作,著力推進全系統“三化”隊伍建設,促進核心績優人力增長,不斷改善現有隊伍質態。

     

    平安也在近期通過線上直播的方式,召開“優+人才招募計劃”(以下簡稱“優+計劃”)發布會。平安希望通過“優+計劃”重磅投入為優秀人才提供行業領先的福利待遇、多層次的培養體系、全方位的平臺支持,在幫助代理人新人提升收入和專業度的同時,更為其職涯發展提供保障。

     

    其他大型保險公司如太保等也都推出了各自的優增計劃,從人海戰術到優增集團軍作戰,既是代理人規模急速萎縮的被動選擇,也是產業升級的主動改革。

     

    其中泰康旗下的的優增計劃“HWP計劃”給了行業一些驚喜。根據泰康披露,目前泰康HWP人力已突破萬人,累計保費貢獻80億。今年HWP隊伍人均保費貢獻已超過30萬,以6%的人力貢獻了超過30%的保費。

     

    我們也期待代理人“人變”給行業帶來更多增量!


    2

    政策變:分級制度征求意見頻出,已箭在弦上?

     

    上半年保險行業政策端最大的變動可能就是對于代理人分級制度的嘗試了。

     

    7月19日,銀保監會發布《保險銷售行為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明確表示要根據保險銷售人員的專業知識、銷售能力、誠信水平、品行狀況等標準,對所屬保險銷售人員進行分級,并與保險公司保險產品分級管理制度相銜接,區分銷售能力資質實行差別授權,明確所屬各等級保險銷售人員可以銷售的保險產品。

     

    而7月18日,保險業協會研究形成的《保險銷售從業人員銷售能力資質分級體系建設規劃》,進一步明確劃分方式:銷售能力資質由低到高劃分為四個等級,第一、二、三等級僅為保險產品銷售能力資質,第四等級為保險產品及相關非保險金融產品銷售能力資質。

     

    在今年更早些的時候,銀保監會人身險部還曾向險企下發《人身保險銷售行為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同樣也明確提出銷售人員、產品分級管理,引導代理人走向專業化等內容。


    微信圖片_20220803094353


    代理人分級政策的頻繁出臺實際上與險企主動發起的“優增”策略形成了一次監管和市場層面的共振,市場有這樣的需求,監管也開始主動引導,這一次的分級銷售后期預計會產生較大的影響。

     

    從目前我國的市場情況來看,我們很難像國外保險行業那樣產生巨無霸級別的保險中介公司,保險銷售的大動脈依舊牢牢掌握在保司自己的手中,所以推動代理人專業化這條道路的發展,保司還要繼續發揮更大的作用,我們未來也會看到保險公司在產品和代理人分級上更多的細則嘗試,看看這一新規能不能讓保險公司在服務專業化方面更向前走一步。

     

    同時,分級政策的出臺很大可能會淘汰一批低產能、低收入的業務員,會有部分比較簡單的保險需求被互聯網保險承接,但去年頒布的互聯網新規又對互聯網保險銷售產生了巨大的影響,造成互聯網保險在產品供給方面出現了一些緊缺,這就導致需求端和供給端出現了錯位,所以在分級政策出現后,互聯網保險行業可能也會出臺一些新的政策來匹配這些需求。


    3

    渠道變:銀保渠道繼續爆發

     

    銀保渠道開始占據越來越重要的位置了。

     

    實際上,銀保渠道的強勢并不是從最近半年才開始的。2021年人身險公司銀保業務全年累計實現原保險保費收入11990.99億元,較2020年同比增長18.63%,呈現連續四年增長態勢,原保險保費收入持續站穩萬億規模,超過人身險公司保費收入總量的三分之一,業務占比同比上升3.73個百分點。

     

    微信圖片_20220803094356

     

    保險行業這兩年非常艱難,不論是外生性的疫情因素,還是內生性的改革因素,都對行業造成了比較大的負面影響,具體表現為保費出現了逆增長。而在這樣的困難局面下,銀保渠道取得的逆勢增長顯得尤為珍貴,可以預見的是,在未來較長的一段時間,個險渠道還看不到特別明顯的增長拐點,銀保渠道大概率還需要發揮這樣“補量”的作用。

     

    而在今年上半年,銀保數據又“爆”了。

     

    由于截止目前險企還未發布銀保渠道半年具體數據,我們以一季度數據為例,太保壽險的銀保渠道保費從去年一季度的11.75億元躍升至今年同期的116.66億元,同比大幅增長892.9%。新華保險則從168.6億元躍升至212.41億元,在高基數的基礎上仍然取得25.7%的增幅,銀保渠道不可謂不強勢。

     

    銀保強勢的背后原因很多,包括保司的重視、產品競爭力的提升等,同時從市場來看。銀保的強勢還會繼續維持下去,在這個階段銀保能夠逆勢增長從而穩住整個保險行業的大盤,是非常不易的。而在下一個階段,銀保渠道需要找到更多的“價值點”,為用戶提供從健康到金融的全流程服務,改變過去總是被人詬病渠道價值低的面貌。


    4

    產品變:惠民保影響健康險格局

     

    產品方面,惠民保依舊是行業的“當紅炸子雞”。

     

    盡管過去兩年惠民保迎來了空前的發展,但客觀來說,對于大多數人惠民保依舊是一個新鮮的事物,同時對于中西部一些經濟欠發達地區,惠民保產品的推行也存在一些客觀問題,所以從數據上來看,目前全國大部分地區的惠民保項目參保率普遍較低,在 1%-15%之間。


    微信圖片_20220803094359


    但我們認為今年非常有可能是惠民保滲透率快速提升的一年。上月29日,西寧市率先在青海省開展普惠式商業健康保險“夏都惠民?!??!跋亩蓟菝癖!钡谋YM標準按照上一年度西寧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0.3%確定,并結合保障需求、基金平衡等因素第一年確定為89元,可獲得單項最高200萬元保障,參保范圍是西寧市基本醫療保險參保人員。此外,其他中西部城市也陸續有“惠民?!碑a品落地。比如,內蒙古自治區上線了“內蒙古惠民?!?、云南省文山壯族苗族自治州上線了“文山惠民?!?、云南省紅河州上線了“紅河惠民?!钡?。

     

    隨著滲透率的上升,惠民保將在居民醫療保障體系中發揮更大的作用。同時,在惠民保滲透率快速提升后,我們認為將大概率看到惠民保的投保規則等會發生更精細化的變動,這也是我們過去一段時間提到的,惠民保需要解決自己的“生存壓力”。

     

    由于在投保門檻上,惠民保不存在年齡、職業、健康限制,基本只需參保當地基本醫療保險, 相比純粹商業保險呈現出低門檻與普惠的特征。這就導致了惠民保的投保人群“老齡化”情況較為嚴重,以京惠保為例,京惠保2020年10月到2021年3月期間共有140萬人投保,其中50歲以上參保人超過65萬。老年人的過高占比使得惠民保也開始面臨賠付壓力,所以未來惠民保在度過了滲透率快速上升的這段時間后,極有可能會有投保門檻、理賠比例上做出更精細的一些調整。

     

    惠民保滲透率飛速提高的背后則是健康險的增速放緩,根據顯示2022年上半年健康險保費收入5341億元,同比增速為3.99%,與2020年、2021年同期的19.72%、7.9%相比,繼續收縮。

     

    其中百萬醫療、重疾等產品的銷售不可避免的受到了惠民保的沖擊,但是這樣的沖擊我們認為并非壞事?;菝癖T谘a充醫療方面確實發揮了巨大的作用,而這也將倒逼保險行業去把商業保險的產品、服務做得更好,更向前邁一步。

     

    尾言:保險行業的上半年是充滿變化的半年,有喜有憂,既有惠民保滲透率的快速上升,為社會醫療保障體系填補空白,也有傳統保司在改革道路上的各種不適應。

     

    同時,海外保險科技公司的裁員也給保險科技行業的發展蒙上了一層陰影,在剛過去的6月份,裁員趨勢尤為明顯,多家公司都采取了不同規模的裁員,包括國內比較熟知的Root、Lemonade、PolicyGenius以及Ethos等。盡管國內保險科技行業還未出現大面積的裁員,但如果保險行業的這場寒冬繼續下去,我們大概率會看到越來越多的裁員消息。

     

    有危的一面,自然也有機的一面??傮w來看,整個保險行業的向前發展的脈絡是清晰的,即不斷往“專業化”和“服務化”的方向轉型,各大保司也不斷在為了這個方向而努力,在政策面和市場面的共振下,我們相信保險行業的未來可能會更快到來。


    毛片又免费观看特黄A大片_亚洲AV国产AV在线_试看免费A片国产真实操逼_97av在线播放
    <pre id="oidav"><strong id="oidav"><xmp id="oidav"></xmp></strong></pre>

    <object id="oidav"></object>
  • <li id="oidav"><ruby id="oidav"></ruby></li>
  • <p id="oidav"></p>